西部爱心公益网

 

【公益榜样】榜样人物访谈: “童年的星空” [复制链接]

管理003 实名认证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6-10-10 14:46:2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管理003 于 2016-10-19 10:15 编辑


徐步(后面中间)


主持:王 佩

嘉宾:徐 步

时间:2016年  4 月 16 日        晚上:20.00

【嘉宾介绍】徐步,男,南京童年回忆公益社创始人,现西部爱心公益社南京站站长。引用徐步的话说“我是一个不入党的公务员,不入流的音乐人,不入世的文艺中年,不入公益圈的志愿者,不同流合污的80后”。他创办的“童年的星空”公益项目颇具特色,给山村贫困的孩子带去希望,让他们有自己的目标和理想,从小树立热爱生活,热爱家人,热爱国家,学会感恩的远大抱负。

主持人:大家晚上好,这里是公益榜样访谈节目,我是主持人王佩。徐步曾说在今天这个成人世界里,人们总是花太多时间去做对自己有利的事------例如赚钱、升职、房子;却再也不会执着于自己认为对的事------例如正义、理想、改变世界……最近一句歌词也很火热“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我想和徐步的心境很贴切吧!下面就和我一起去了解一下拥有诗和远方的徐步老师。有请徐步老师!

徐步: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徐步老师你好!当初你是怎么想到创办童年回忆公益社的?是因为自己“童心未泯”吗?徐步:一方面,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公益项目,可以给山村贫困孩子的童年带来一些美好的回忆。另一方面,我们认为做公益一定要有颗孩子般的心,因为“大人只看利弊,孩子才看对错”。当看到这个社会的不公、看到人类的不平等,成年人的做法是极尽所能成为这种不平等的既得利益者;只有被说成幼稚的那一群人才会一心想着改变这种不平等。我们的公益社就是由一群幼稚的成年人组成,幼稚到,竟然在30多岁的高龄,还怀有改变世界的理想。

主持人:徐步老师童年回忆公益社是哪一年成立的,后来又是如何加入西部爱心公益社的?

徐步:公益社由南京的几个小伙伴在2013年成立。后来因为在西藏阿里参与发起了“感动阿里”公益项目,结识了西部爱心公益社的社长林子。西部爱心公益社是一个具有10多年历史的全国性民间公益组织。我很感谢社长林子在公益道路上对我帮助和引领,我觉得公益人应该联合起来,这样才有力量做更多的事,于是我决定加入西爱,成立了西部爱心公益社南京站。

主持人:西部爱心公益社南京站主要公益项目是什么?

徐步:西爱南京站专注服务中国中部山村贫困孩子的童年。以“一对一帮扶”为基础,点对点的开展 “童年的星空”、“童年微梦想”、“童年的信封”等公益项目。以期将传统的“一对一帮扶”做的更加细致和深入。多纬度、个性化的关怀乡村贫困孩子的童年:不仅有物质的帮助,更注重心灵的关怀。我们认为,心灵的关怀是大善、是根本之善,其作用深刻而长远,将是我们今后努力的方向。

主持人:可以给我们绍一下“童年的星空”项目吗?

徐步:王尔德有一句名言:“我们都生活在阴沟里,但我们中有些人仰望星空。”一个为生存挣扎的穷人是生活在阴沟里,一个为财富忙碌的富人更是生活在阴沟里。然而,不论穷人富人,总有一些人的灵魂觉醒了,看到了头顶上的星空,心中有了精神的目标。人之为人,恰恰是因为人都有精神的追求。谁能说穷孩子的眼里就只有生活的苟且?难道他们只配被施舍面包和火腿,却不能拥有一把长笛或小提琴?穷孩子固然要为生活和物质努力奋斗,但是不能仅仅因为此,我们就天然的剥夺了他们“仰望星空”的权利。生存和精神追求这两样东西从来都不是矛盾的!人类深刻的不平等乃是机会的不平等、精神的不平等,而非表面物质的不平等。穷孩子更需要一个“仰望星空”的机会,因为他们更难接触到那些能使他们“仰望星空”的伟大书籍和讯息。我们要做的正是弥补这一缺憾,消除这种不平等。我们的计划:第一步,招募一些“星空大使”: 包括文学、历史、哲学、艺术、音乐、自然科学各专业领域的硕士、博士、教授。第二步,我们通过与孩子的交流,发现孩子的兴趣点,赠送给每个学生一到两个类别的书籍(一定是精挑细选且堪称伟大的书籍)。第三步,每一本书籍的扉页都有相应的星空大使的署名和他们详细通信地址及联系方式。孩子们在看书过程中如遇各种想法需要交流或有不懂的地方需要辅导,都可以联系到我们的星空大使。第四步,在受助孩子读完一本书后,星空大使要为其推荐下一本层次更深的书籍,并继续引导其精神的追求,直至孩子升入大学或自愿放弃为止。现在我的一些朋友已经加入到这个计划当中,他们当中有学音乐的、学哲学的,学文学的,甚至还有一些大学教授和博士后。目前已经有4,5个接受我们“一对一助学”的孩子在同时接受 “仰望星空”计划的帮助。以后我们可能会和学校合作,希望能有更多的孩子接受到我们的“仰望星空”计划。我个人的资源和能力是有限的,我也希望能有更多认同这个项目的公益人来联系我,我们共同努力把这个项目推行下去。

主持人:以简朴绿色的方式到达远方,是什么原因促使您以骑行+帐篷的方式进行走访的呢?

徐步:以前我们也开车走访,可是走访一趟的费用就够资助一个孩子一年的学费了。虽然公益成本是任何公益组织都必不可少的支出项,但我心中向往远方的公益情怀总促使我要把事情做的更精致一些。我想到采取骑行+帐篷的走访方式,我们把省下的行政费用全部用于“童年微梦想”项目:每次走访,都会实现贫困留守儿童一个小小的愿望,例如送给孩子一个小台灯,一只足球,一副象棋,一本好书,一盒月饼等等。最近一次骑行走访大别山区,我们把省下的路费用于为留守儿童充话费,让他们和父母多打一通电话,多一分亲情的慰藉。

主持人:在骑行+帐篷的方式走访时应该遇到过不少难于忘怀的经历,可以给大家讲讲吗?

徐步:我本身热爱骑行和户外,我认为骑行+帐篷是这个世界上最自由的到达远方的方式,但无疑也是最艰辛的方式:我们经常为了到达一个山村学校,要推着车翻过好几座山。有时候找不到宿营地就直接在一片墓地旁安营扎寨,晚上和鬼魂谈谈生死;饿了在路边捡拾牛粪和柴火就可以做一顿可口的晚饭;在深山宿营,晚上帐篷外的食物袋经常被不知道什么动物抓的稀巴烂,等等。有一次,我独自一人在深山里骑行,当时天色已晚,我想快点到达学校,就赶了点夜路。结果晚上在深山里迷路了!那里没有手机信号,电筒又几乎没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个人也没有。此时我必须克服内心的恐惧,让自己镇定,冷静的回忆路线,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当天夜里,我一直走到快天亮才看见一个小村庄,和村民确认了路线,休息了两个小时又继续向学校赶去。在大山里骑行走访虽然非常艰苦,但也正因为此,我们才学会对大山对自然对乡村常怀敬畏之心!现在我们已经成立了“西爱南京站公益骑行队”,我相信会有更多热爱骑行的公益人加入到我们的队伍中来!

主持人:您说自己是个不入公益圈的志愿者,可以说说怎么用这句话来定义自己的?

徐步:这个是很久以前说的吧,也许是因为当时看到这个圈子里有一些不那么纯粹的东西。现在想来也很正常,什么事情只要一形成圈子,就一定鱼龙混杂,抱着什么样目的的人都有。只要自己还坚持那份纯粹就好!做公益是需要有高度理想主义情怀的,很幸运,恰好我有!

主持人:关爱大别山留守儿童走访时,看到那些孩子您是什么感受?

徐 步:敬畏和感动!和孩子们交流时,看着他们天生乐观的笑容,我真切的感到人与人之间的联系是无法被贫穷和富有隔阂开的,这是最令我感动的部分,这也是人性中最有希望、最温暖的部分!我时常看到一个家庭贫寒的孩子对文学或艺术有着执着的追求;一个山村中年男人,孤单一人艰难的撑起一个家,给年幼的孩子一份安全感,真正诠释了“男人”的定义;一个只有奶奶和孙子组成的家庭,祖孙两相依为命、舐犊情深,等等太多这样的感动。在这儿举两个最近走访的家庭的例子:在宿松趾凤的一个小女孩,学习成绩非常优异,全校排名第一,当我们周六没有提前通知前去家庭走访时,小女孩还在地里帮家人采茶。小女孩清秀文静,很有礼貌,当志愿者问及她有什么理想时,小孩很坚定的告诉我们她想当一名医生!她要好好学习,当一名医生,为妈妈治病。原来她的妈妈得了淋巴癌,治病已经花去了家中所有的积蓄,生活困苦不堪。小女孩说只想让妈妈病好起来,说到这,眼泪止不住流出来。这还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年纪,又是学生老师眼中成绩优异的佼佼者,但家庭的变故让这个文静的小孩过早背负着沉重的压力。看着一个这么清秀的脸庞,看着一双饱含着眼泪的清澈的眼睛,所有同行的志愿者此时都留下了心疼的泪。一个家在大山顶上的小男孩,每天自己徒步1个多小时上下学。将近15公里的蜿蜒山路,早上天刚亮就出发,放学走到家已是很晚。中午没有办法回家吃饭,午餐小孩就随便塞点馒头填饱肚子。这样一个生活艰难的孩子,我们见他第一面的印象竟是异常的活泼、开朗!我们当时很好奇,就算在城里那些家境优越的小孩脸上也很难见到这般无忧无虑的笑容。从村支部书记和周边邻里乡亲口中了解到,小孩父亲为人耿直,品质善良,非常勤奋。妻子患病多年,不能下床,父亲不离不弃,放弃外出打工的机会,在家一边务农,一边细心照看;对待年迈多病的母亲也是无微不至的照料。这位苍老的父亲尽其全力,只为保存孩子脸上那无忧无虑的笑容。现代人趋之若鹜的追求成功和富有,而我只在贫穷和苦难中看到过人性的光辉。所以,面对他们,我常常敬畏!

主持人:2013年您在西藏参与发起“感动阿里活动”开始走上公益的道路,这几年对于您来讲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徐步:最大的收获是生活方式的改变,活的更温暖了!公益不是一时兴起学雷锋做好事,公益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生活方式,是生命里最温柔的存在。我总是尽力使自己活的温暖一些,于是整个世界也因为我变的温暖了一些!从这个意义上说,每个公益人都在践行着改变世界的理想,我们每个人都让世界温暖了一点点!我们是幸福的。

主持人:据知你爱人和你一起从事公益活动,你还以你爱人的名字命名叫梦青爱心基金。这里可以谈谈你们风雨同舟的故事吗?

徐步:2013年我们刚结婚,就前往西藏阿里做了“感动阿里”的公益活动,其实那也是我们的新婚之旅。我们两开着房车穿越了整个阿里无人区,走在世界上最艰险的公路——新藏线上。我们在海拔5000米气候异常恶劣的无人区艰难跋涉,高原缺氧头昏,无数次的陷车,甚至翻车,在高原冰冷的泥水里赤脚前行。我们在与大自然的斗争中体会到大自然是如此美丽和值得敬畏。我们可以在那里一刻不停的工作,甚至只吃一些菜叶子充饥,依然觉得很快乐。我们终于知道打开水龙头就有水这样简单的事情并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我们必须每天和藏民一起走上很远去打水。有一次我们在阿里的无人区翻车,这里几乎一天都不会有一辆车经过,我们打110求助,可是由于地方太偏远110的警力根本无法到达。我们在那一刻一起经历着绝望与生死。从阿里回到南京后,我们把结婚的份子钱拿出来,以我爱人的名字成立了一个公益基金。到目前为止,基金已支出两万多元,全部用于支持西部爱心公益社和其他民间公益组织的公益活动。

主持人:您热爱旅行、热爱音乐,是怎么把旅行、音乐和公益结合在一起的?如何处理他们之间的关系?

徐步:我曾经和骑行队的小伙伴骑着单车去安徽山区走访,我们背上吉他和手鼓,边走边唱。我们正在自己编写曲子,打算以后通过沿街卖唱的方式赚取走访的路费。我们像流浪汉,以都市人久违的方式,从城市流浪到山村。我们心怀远方,也心怀公益。我们唱人间最温暖的歌,也思考人类深刻的不平等。我们敬畏自然,敬畏山村,也敬畏我们要去帮助的那些善良的人们!

主持人:是不是大家真的也跟着徐步老师一样拥有了诗和远方的情怀呢?到这里节目也接近了尾声,徐步老师还有什么想和大家分享的?

徐步:我要感谢我们的团队,尤其是西爱南京站的骨干成员:张涌,小舞,李强,他们承担了大部分辛苦的幕后工作。还有许多一路支持西爱南京站的小伙伴和志愿者们,“心在一起,爱在路上”,公益路上感恩有你们!

主持人:“假如我能使一颗心免于哀伤,解除一个生命的痛苦,平息一种心酸;或是让一只昏厥的知更鸟重新回到巢中,我就不虚此生”。这是徐步老师引用迪金森的一首诗,时刻拿来鞭策自己的。在这里也分享给大家,希望感染更多的人,让大家一起走在公益的路上……在这里也非常感谢徐步老师做客今晚的访谈,我们感恩有您,大别山的留守儿童感恩有您,公益的路上感恩有您。

我是今晚的主持人王佩,下次节目再见。

附件: 你需要登录才可以下载或查看附件。没有帐号?免费注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免费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助学须知】一对一资助流程
首先感谢您关注西部、关爱贫困孩子,在此,就本网站助学流程公布如下,供诸位参考!

查看 »

Archiver|手机版|西部爱心公益网

Copyright@2008-2020 西部爱心公益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931-8375684(办公室) 13919430001(赵林) 邮箱:glgy001@163.com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盐场路穆柯寨小区3-2801室

回顶部